在上海,他为赴俄探寻革命真理,求学外国语学社研学俄语。在上海,他筹建全总上海办事处,与早期工运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他三度领导上海的地下斗争,是我党杰出的白区工作领导人。他多次亲临上海视察,为建设新上海深思熟虑百般操劳。他提出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,保证了上海民族工商业改造的平稳过渡。他支持上海闵行工业区改造,为九十年代浦东开发积累了宝贵经验。